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设计理论 - 正文

中国原创动漫四大误区制约发展
发布日期:2011-10-19  浏览次数:1793次   优化北京网站建设  
  中国原创动漫曲曲折折地走过了10年的发展道路,迎来了飞速发展的春天。政策大力支持,动漫制作公司和动漫创作人不断涌现,动漫节此起彼伏,动漫作品纷纷面世,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当记者日前就目前中国原创动漫的现象采访原创动力公司设计总监黄伟明时,这位以漫画《甘先生》、《番薯糖水》扬名海内外,在国内许多报刊上也设有漫画专栏的资深动漫人却认为,目前的中国原创动漫依然存在着几个误区。
  误区一:重技术 轻人文
  由于现在很多动漫画面都是由电脑程序写出来的,所以很多动漫人,尤其是年轻的动漫人,认为中国的原创动漫要赶上日本、欧美的动漫,必须有先进的动漫技术,要在技术上达到与其同等的水平。其实,动漫技术与动漫艺术是并行的,动漫发展离开技术发展是不可能的,但没有艺术的动漫是没有灵魂的动漫,也不具有生命力。技术只是一种工具,就像不同的人拿着同样的相机,但由于文化背景、素质不同,拍出来的东西就可能完全不一样。比如美国人拍的《花木兰》,美国人有他们自己对“花木兰”的理解和创作,相信如果是中国人来创作,从造型、音乐,到对人性的理解等都会不一样,这就是文化背景的差别。
  所以,黄伟明自己在创作时就非常注重人文的渗入:《宝贝女儿好妈妈》以一个普通家庭的平凡生活,昭示了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喜羊羊与灰太狼》以羊与狼这对永恒敌人的争斗,反映出美与丑、善与恶的取舍;《蹴鞠小英雄》(创作中)再现了宋朝的蹴鞠之戏,印证了足球源于蹴鞠,源于中国的传说。由此可以看出,动漫的背后有着厚重的人文内涵,只有处理好人文与技术的关系,动漫才会充满生命力。
  误区二:重画面 轻情节
  现在不论翻开漫画书,登录动漫网站,还是参加动漫节,你都可以看到很多炫目的贴图,画面绚丽多彩,画工精细完美。大家争相炫耀画一幅漂亮的画,这是对动漫的一种误解。作为真正严格意义上的动漫,画面只是动漫的肌肤表象,情节才是动漫的骨骼灵魂。
  目前很多国内动漫作品都存在着剧情薄弱的问题,很多人误以为动漫就是给孩子们看的,甚至包括一些儿童心理学家,都认为孩子是一块白板,给什么学什么,不存在特别的欣赏兴趣,这使得中国原创动漫的创作走入了另一个误区———对情节的忽视。而日本、欧美的动漫,尤其是有长久生命力的,如《猫和老鼠》、《史努比》、《樱桃小丸子》、《机器猫》、《米老鼠》等,其构成故事主角的线条都非常简单,画面也非常朴实,但无不是以生动有趣的情节吸引观众,历经数十年依然经久不衰,这是非常值得我们中国动漫人学习的地方。
  误区三:重制作 轻市场
  国产动画曾经异常辉煌,动画片、水墨动画片、剪纸片、拉毛动画片、贴纸动画片、木偶片、泥塑木偶片等应有尽有,《骄傲的将军》、《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哪吒闹海》、《三个和尚》等片还捧回几十个国际艺术大奖。但当年的国产动画是国家投资,不计成本,不图经济回报;艺术家们只求艺术,不论票房,不管市场……因而造成了“重制作,轻市场”的后遗症。其实动漫行业是一个高风险高投入的行业,因为电视播出基本没有收入,投资回报主要靠音像制品和各种卡通形象衍生品。而国外动画片的一大长处在于擅长造星,他们会把70%的时间和经费花在前期推广上面,目的都是为了让卡通形象深入人心。其后他们会把30%的时间和花费用在衍生产品上,而恰恰赚钱的就是衍生产品。有资料显示:《狮子王》投资约4500万美元,票房收入约7亿美元,而其衍生产品的收入却达到20亿美元。
  动漫不仅仅是一种娱乐,还可以延伸到服装、玩具等各类产业上去,只有解决好制作和市场之间的产业链,中国原创动漫的发展才能进入良性循环,才不会出现原创动漫“投入一分钱就亏一分钱”的尴尬局面。
  误区四:重模仿 轻创作
  由于中国原创动漫起步较晚,而且中国的动漫市场一直被日本、欧美、韩国动漫所占据,中国的动漫人无论是创意还是画风都深受外来动漫的影响,尤其是在电视机前长大的动漫人,年龄基本上在30岁以下,他们多是痴迷的漫画读者,阅读了大量的日本漫画,由喜欢看到自己动手模仿画,许多人都没有受过专业的美术训练,在刚开始从事漫画创作时,不可避免地模仿日本画风。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原创动漫也不可避免地“重模仿,轻创作”,好一点的就是把一些传统的神话传说、历史故事、外国畅销的东西拿过来,改头换面,不做深层次的研究,差一点的就是全面的“克隆”。
  模仿并不是一无是处,只是要从模仿中学习别人的精髓,形成自己的独创。当初有媒体把《宝贝女儿好妈妈》誉为“中国版的《樱桃小丸子》”。其实黄伟明表示,他在创作《宝贝女儿好妈妈》之前并没有看过这部日本动画片,其创作的灵感来自一个同事的家庭琐事。这部戏以情景喜剧的方式演绎,融入了传统文化、伦理道德、人生价值观念等中国特色人文内涵,与其说是“中国版的《樱桃小丸子》”,还不如说是“卡通版的《我爱我家》。”


上一篇:没有交互意识的设计师,不是一个合格的设计师
下一篇:看得见的互联网产品节奏
点击查看更多设计理论新闻   丨   点击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