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360放弃搜狗的三个可能性
发布日期:2013-9-24  浏览次数:1359次   优化北京网站建设  

      第一,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还是做收购,收购要大家彼此理念的认同,我们原来有兴趣,坦率地说搜狗干了有十年,网站建设搜狗开发部是2004年到现在整整十年,这点份额。原来我们做搜索之前号称老二,但对百度根本毫无影响,搜索市场越来越集中,越来越垄断。最近我们这两年的份额已经到20%了。我希望把这个事儿做成,目的是改变这个格局,改变这个世界,想把垄断的市场打破。这是我的优先目标,为了这个优先目标,愿意公司增发股份,稀释我的股权,可以把搜狐张朝阳变成我们一个重要的股东,很多创始人是不愿意这么干的。


      小川可能和我不一样,这可能不是他的第一目标,他可能很希望控制现在这个公司,在这个公司拥有更多话语权。现在他是搜狗的CEO为什么不满意呢?可能是因为有一个80%的大股东,这80%的大股东他是非常不满意的。你们采访也知道,他在采访中认为搜狐对他也没有什么帮助,反而要他的帮助,老张也不懂搜索和技术,也不懂为什么做这件事情。所以,他很希望能找个大股东进来和搜狐对冲一下,这样两个大股东能旗鼓相当,最后他在里面,原来相当于是职业经理人,可以拥有最大话语权。这可能才是他的诉求。


      当然,如果并给360,我们并不是不让他保持独立,还是可以让他保持独立,但他认为情况没变化,从一个大股东换成另外一个大股东,这并不是小川的想法,所以大家的格局感是不一样的,说的直白点,可能对小川来说能不能把百度掀翻,把搜索引擎(格局)打破不是第一目的,目的是控制权。


      第二个比较有冲突的。说句实话,360能在搜索上能快速拿下这么多的份额不完全是依靠渠道的力量,因为完全依靠渠道的力量,东西做得不好,渠道再强用户也不会用。所以,我们觉得和百度竞争一定要形成差异化,百度搜索引擎里由于过度商业化和竞价排名机制,里面广告太多,医疗广告比较多。我们认为这是个问题,占搜索引擎收入比重达到30%—40%。360,我觉得这个钱我也不想挣,我们公开宣布过不接医疗广告。


      如果反过来让我回顾一下,搜狗做了十年,做成这样的份额,我认为很重要的原因是搜狗和百度没有差异,如果产品不比百度做得更好,更干净,又后发,你凭什么超越百度?


      其实百度的流量很巨大,百度挣钱很容易,即使这样百度里相当的比例是来自医疗广告,我们叫非企客户,不是正规企业的广告主。搜狗比百度流量小很多,但急于挣钱,医疗广告收入占搜狗比重相当高,远远高于行业标准,甚至比百度还高。这就有一个大的问题,如果我们并了之后如果他继续保持这个收入,那我就等于自己打自己脸。我们所谈的以用户为重,不接医疗广告,让搜索更干净的承诺就落空了。按照360这个承诺,我们接手了这摊,肯定要把这个收入放弃掉。这时候放弃掉基本上我看它大部分收入就没了。小川希望独立,不光独立负责产品,还要独立负责营收,营收都没了他当然就更没安全感。所以,大家在这上面是有价值管的冲突。


      第三,绯闻还有一些看不见的人在参与,我也不知道是谁。就突然放出来很多风,比如团队要出走,某巨头准备了两亿美金等在门外,只要团队出来就给他们投资,比如某搜索巨头说了,来吧,加入我们吧,除了CEO不给你,其他要什么位置都可以给你。


      这个形势就变得很微妙,我们谈了半天才搞明白一个问题,这个公司我一直以为它姓张,因为80%的股东是张老板,所以我一直跟他谈,谈下来之后,老张在发布会上说了一句话我觉得稍微也有点违心,他说如果把搜索给了360就把搜狗掰碎了支持了360。这个话说对了一半,老张变成360的大股东,那支持360有什么不好呢?如果今天有一个人出一把现金说把搜狗买走,掰碎了,揉了,那张朝阳除了拿一笔钱其他什么都没有。我和他谈,合并之后老张成为新公司的股东,所以老张非常愿意做这事儿。后来我们谈着谈着感觉这家公司不姓张,它姓王。按原定的方案对搜狐老张最有利,但对小川不是最有利的。


      还有关于医疗广告收入问题大家也谈不拢。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听到很多来自江湖上的消息,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时候绯闻男主角就在下面出现了,你们自己猜吧,我也不能说。


      当时我们就面临一个很尴尬的选择,如果你真的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去收一个公司,团队在理念上和你不认同,他要继续坚持做医疗广告收入。因为你可以保持独立,但大家理念应一致,或者人家表示说如果都按照你这么说我们就不做了。我认为收购这家公司最主要的是收人,收团队。在我看来什么市场份额都是假的,因为市场份额也是人做出来的,所以,我从来不相信两个公司靠收购,把份额简单加在一起就拼出来了。要这样微软可以到处收购。


      按照我的脾气,这件事情恰恰我不做这个决策呢?还有一个原因,和老张之间认识这么多年,老张在很多关键的时候还挺过我。如果我们当时坚持要做坦率来说可以赚到钱,只要我同意老张的要求,因为公司大股东是老张。如果坚持这么往下走,可能这个团队就要崩了,这时候说加入百度、出去创业,大家想想,出20亿的时候你去买一个公司,有人拿1/10的钱把人挖走这个买卖太划算了。你知道最大的输家是谁呢?我们继续推动,老张也推动,这有点狭路相逢,撕孩子似的俩人抢孩子,有人敢撕,敢撕的那个人可能最后不松手。

我们就松手,因为继续往前推进对老张不利,对我们也会不利,就是团队有可能会崩,我可以在收购团队里加一个限制,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是可以反悔的,我大不了不买了,这不是承诺的问题,你人都跑了我还承诺什么,这时候我认为搜狐张朝阳级别在哪儿?这是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所以我和老张协商了一下只好友好地说算了,最后我说这个公司不姓张。这是我的真心话。唯一犯的错误是我们可能太正规了,谈理念,谈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但他们和我想的不一样。


上一篇: iPhone 5s的销量是 iPhone 5c五倍
下一篇:微软新首席执行官
点击查看更多业界动态新闻   丨   点击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