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人们对于知识获取需求的改变,让科技博客再度“逆袭上位”
发布日期:2013-1-13  浏览次数:1502次   优化北京网站建设  

      与移动互联网上众多层出不穷的新概念不同,“科技博客”是一个起码有着十几年历史的元老级概念。最初,作为众多博客类型中的一个分支,科技博客大多是由一些资深的互联网从业者,如Keso、白鸦等,凭自身兴趣驱动而撰写,赚名声的意味远远大过于实际以此来赚钱为生。


     此后几年间,虽然也曾陆续出现过一些专业的科技博客网站,试图通过组织专业团队采写科技内容,或是聚合知名博主的方式来分得一杯羹,但大多最终因为运营成本过高、盈利模式缺乏等原因而归于平静。


     直到2010年9月,美国老牌互联网门户公司AOL宣布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知名互联网科技博客TechCrunch,而TechCrunch创始人迈克尔·阿灵顿同时也向外界透露,早在AOL收购TechCrunch之前,后者已实现盈利,年利润约为1000万美元。此外,2012年美国另一家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年收入预计为1200万美元左右,盈亏已只在一线之间。或许正是在TechCrunch和BusinessInsider等海外科技博客商业模式的启发下,自2010年36氪成为国内第一个公司化运作的新兴科技博客之后,雷锋网、虎嗅网、PingWest、钛媒体等后来者也在2011年至2012年间迅速跟进。与以往科技博客网站的境遇所不同的是,这一拨科技博客创业公司受到了资本市场的更多关注和青睐。


     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国内新媒体批评者胡泳看来,这一拨科技博客网站再度“逆袭”,主要是近年来移动互联网上大量新技术和新应用的出现,使得人们对于获取与这些新技术、新应用相关的知识的需求不断增加。与胡泳的观点类似,2008年成立的科技博客爱范儿北京运营负责人黄龙中也认为,以科技博客为代表的新媒体之新,不在于内容,也不在于用何种技术手段将内容呈现出来,而在于内容的传递渠道和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


     正因如此,黄龙中才格外重视这些新的信息传播渠道。爱范儿不仅是第一家进入微信媒体平台的科技媒体,也在去年年底率先推出了独立app。据黄龙中透露,爱范儿的团队成员甚至每天在微信上用爱范儿的官方账号人肉回复数百条读者反馈,才使得爱范儿在微信上的活跃度明显高出其他科技博客媒体。

 

放水养鱼

     从本质上来说,科技博客有着媒体和互联网的双重属性。南都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决定一个科技博客最终是媒体化属性更重,还是互联网属性更强烈的关键,除了与其自身的商业模式相关之外,也与创始人自身的背景出身有着某种程度上的暗合。


     以目前国内崛起最快的科技博客36氪为例。其创始人刘成城向南都记者坦言,36氪的创始团队颇为“屌丝”,多半是他在北邮读书时的同学。因此,从36氪创立之初起,这群理工科背景出身的年轻人的思路就更偏向互联网,而非媒体。“按照一个互联网产品经理的思路,36氪的定位首先是只关注互联网创业,它的读者以互联网创业者(包括潜在想创业的人群)和投资人为主。因此,这个用户群体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只要去满足他们就是了。”刘成城向南都记者这样解释他的商业逻辑。


     从这个角度来看,整个36氪即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36氪这个媒体平台,用来满足创业者想要了解最新的科技信息,以及他们自己的创业公司需要被报道的需求;另一部分则是36Kr+的在线融资服务平台,用来满足创业者想融资和投资人想了解更多新项目的需求。刘成城向南都记者透露,2013年他们还准备启动在线招聘服务平台的搭建计划,同时在创业和投资这一垂直领域挖掘更多的需求点。


     相比之下,更早于36氪而进入科技博客圈的爱范儿却有着更浓厚的“极客”味道。这与其创始团队最初完全受兴趣驱动创立爱范儿不无相关。尽管爱范儿目前已投入商业化运作,并在北京和广州两地设有专业团队,负责编辑、技术和线下活动等工作,并因为一直以硬件类报道见长,从而获得了不少来自硬件厂商的赞助收入。但黄龙中却向南都记者表示,爱范儿要走的是一条和36氪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在他看来,在把握住不断变化的信息传递方式与习惯中,同时在内容上也需精耕细作,目前爱范儿一个“种树”的过程。


     不同于刘成城和黄龙中,钛媒体的创始人赵何娟则是科班出身的传统媒体人。在创业之前,她曾任职于财新传媒《新世纪》周刊和财新网。2012年10月,她正式从传统媒体中“出逃”,创立钛媒体。


     赵何娟用华尔街日报旗下由沃尔特·莫斯伯格和卡拉·斯韦什两位著名的科技记者共同发起的科技博客AllThingsD来向南都记者解释她对钛媒体未来发展的构想。在赵何娟看来,科技博客正是在主流财经媒体继续细分化的趋势下派生出来的一个分支,但与真正意义上的自媒体相比,它又有着更强的专业性、连续性和更宽泛的报道范围。


     以AllThingsD为例,旗下主要有九位撰稿人,各自负责一块专业领域,如莫斯伯格以数码产品评测和个人技术专栏著称,而斯韦什则专注科技行业政策和重大新闻评论。但这并不意味着AllThingsD就只有这九个人,围绕着他们,还有一个专业团队负责将他们提供的内容分别以图片、语音、视频等多种形式呈现出来。此外,赵何娟还认为,也可以配备一定的采编团队,制作相对客观的第三方调查报道,与明星撰稿人的观点性文章相互呼应。“优质内容和创新的呈现方式仍是现阶段关注的重点。”

 

 

 


上一篇:2013年这个年关的A股IPO市场比天气更加冰冷
下一篇:百度和金山网络牵手能带来什么?
点击查看更多业界动态新闻   丨   点击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