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唱片业欲集体叫板渠道方
发布日期:2012-11-17  浏览次数:1251次   优化北京网站建设  

音乐版权人收入仅占分成2%

      据了解,音乐版权目前主要的分账途径来自两大块:一是腾讯、百度这样的互联网渠道商;二是联通、移动等彩铃下载的电信运营方。


     在互联网渠道商方面,双方一般的分账比例为互联网渠道商占98%、音乐版权方占2%,处于绝对劣势;而在移动运营商方面,主要的彩铃下载业务双方分账达到五五分成,看似比例可观,但受制于分账透明性不够、业务量较少等原因,唱片业实际获利远远低于这一比例。有业内人士曾经综合估算,唱片业整体的分账比例不会超过3%。


     据了解,在日本、韩国等国家,音乐版权方在分账中所占比例甚至能够达到90%;在欧美,唱片业的分账比例也普遍超过70%。对于不公的分账比例,原太合麦田CEO宋柯就曾多次表示过“不满”和“抗议”。他曾发微博抱怨:“大哥们,(电影)院线隐瞒完票房,内容方都能拿25%分账,您还不满足?音乐渠道商光明正大地只给内容方不到3%,这才叫苦逼。”


     飞行者唱片公司总裁曾宇向记者表示,在现有的产业环境下,国内唱片业要拿到超过70%的分账比例,才能保证“体面”地活下去,网站以及电信运营等渠道方拿30%的分账比例比较合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唱片业与网站和电信运营商达到7:3的分成比例,是业内广泛认同的分账模式,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思齐和资深音乐人钟声也不约而同地认为,这是业内希望达到的最完美的分账比例。


     尽管业内看法一致,但对于是否能够实现这一分账比例,似乎没有人真正看好。曾宇直接向记者表示,这近乎于完美的分账比例只能是“天上的星星,看得见够不着”。真金白银的利益面前,又有谁肯让步?他自嘲道:“就3%这样一个卑微的分账比例,我们不还是活着吗?只不过,我们以后不会过多地再做唱片了,而是会更多地转向做现场演出和音乐培训学校。”


     宋柯也并不期待真正实现7:3的完美分账比例。“尽管每家唱片公司的实力不一样,各家与渠道方谈判时真正拿到的分账比例也不一样。但音乐行业分账比例的底线是必须唱片业拿到40%的分账比例,音乐才能够维持下去。”宋柯向记者强调。

 

行业处弱势导致话语权缺失

     事实上,在不少业内人士眼里,造成唱片业与网站、电信运营商分账比例大尺度失衡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唱片业本身处于弱势。刘思齐向记者分析,如今音乐的传播渠道和销售渠道早就不在传统唱片公司的手里,而是被互联网公司所取代。哪首歌好听、哪首歌放在首页、哪首歌好卖,完全取决于互联网公司的态度。音乐产业链条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渠道商成为了音乐产业真正的主导。


     钟声也尤为感慨,自己不仅要创作质量好的作品,还要讨好渠道商,让其将自己的作品推广出去,提升旗下艺人和公司的名气。向渠道方要钱,更像是“要饭”,看人家心情和脸色,人家肯随便打发一下你就很知足。


     行业的弱势促使了唱片业内部的等级分化,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大型唱片公司尚有一丝底气与渠道方谈判,但大量的小唱片公司就根本无话语权可言。唱片业在与渠道商谈分账比例时,渠道方往往拿出较多分成给诸如华纳、环球等大型的唱片公司,小型的唱片公司仅能获得微薄的分账甚至零分账。


     “这就加速了行业内部的分裂。拿了渠道商钱的公司总是沉默不语,没拿到钱的公司只能干瞪眼,大家都先保证自己的利益,所以整个行业根本无法形成铁板一块集体和渠道商谈判,只能任人宰割。” 钟声无奈地向记者透露。


     在作为渠道方的库客数字音乐图书馆CEO邢华看来,现有分账比例的形成也有特定的市场条件。“拥有庞大用户资源的渠道商对音乐版权方来说有很大吸引力,唱片业愿意嫁接在有价值的平台上。但对渠道商而言,他们没必要仅仅依靠一家或者几家版权方,甚至不一定要完全依靠音乐,在他们眼里,音乐的主要作用是增加客户黏性。所以渠道商的强势有着市场基础。”邢华表示。


     国内版权环境的恶劣,也让唱片业没有底气。“国内消费者版权意识差、市场盗版横行、相关政策执行力不强;很多消费者已经习惯了免费消费音乐,即便强制消费者付费下载,大部分消费者可以毅然地选择不听音乐,毕竟音乐并不是他们生活的必需品。”曾宇分析。

 

分账比例调整要靠行业协会

     谈及如何才能解决现有不合理的分账模式,宋柯很干脆地告诉记者,只有谈判,并且要在谈判中据理力争。钟声也表示支持,他同时指出,唱片业应该联合起来一致对外,这是提高唱片业话语权最有效的手段。唱片业要对渠道方严格坚守自己在利益分配方面的要求,不能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低头。“尊严是自己争的,而不是别人给的。如果你一次没底线、两次没底线,那以后就永远没有底线。”钟声再次强调。


     在刘思齐看来,除了业内同仇敌忾,一致对外,提高分账比例还亟待行业协会出面。“单个唱片公司在规模庞大的渠道商眼里没有任何议价能力。而且仅仅为一首歌或者几首歌维权成本非常高。相关协会组织出面维权,一方面可以避免单个公司被渠道商各个击破;另一方面可以将唱片公司力量聚合在一起,使得维权更有力度。此外在利益分配上,协会维权也更具公平性,协会可以将维权得来的收益依据各家版权的内容占比来分配,行业内部之间的利益分配也公平。”

 

 

 


上一篇:拉卡拉对信用卡还款的收费在悄悄扩大
下一篇:点心盒同步的产品已经将近一年没有更新
点击查看更多业界动态新闻   丨   点击返回上一页